百家乐

2018-07-21 09:12:49  A+ A-

  近年来,在各地查处的赌博案件中,国家公职人员涉案的情况屡有发生,个别地方甚至出现官员群体赌博之风,一些本来前程似锦的干部因为染上赌博而自毁前程。而这一掷千金的背后,更有着见不得人的索贿受贿、权钱交易的内幕。“官赌”现象,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古人云,五十而知天命。我省的两位落马官员周孟德和冯忠良,同在50岁这一年,看到了自己的悲惨命运:漫漫的铁窗生涯。

  周孟德和冯忠良一个在临海,一个在嘉兴,两人相隔千里,也素不相识,但他们有个共同点:都喜欢在赌桌上寻求“刺激”。而正是这个“爱好”,最终让他们吃到苦头。

  周孟德,临海人,大学文化程度。落马前,他拥有的头衔很多:临海市委常委,临海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还曾任临海市委办公室主任、温台沿海产业带临海东部区块党工委书记。今年8月,他被椒江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其利用职务之便,5次非法收受他人现金,而他受贿42万元中有35万元是赌债。

  这些年,周孟德在官场上顺风顺水,身兼要职。今年3月,他的仕途出现转折。临海市检察院在侦查浙江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方某行贿案中,周孟德涉嫌受贿的犯罪行为浮出水面。

  2007年,方某一直想和时任临海市委常委、东部区块党工委书记的周孟德搞好关系。当得知周孟德喜欢打麻将,方某便投其所好。一天,他约周孟德一起“垒长城”,偷偷塞给周孟德现金两万元。

  之后一天晚上,方某又和周孟德一起在网上玩“百家乐”(网络赌博)。周孟德一下子输了35万元。正当他懊恼不已时,方某爽快地提出愿意付这笔钱。“这么多钱,我没办法还的!”周孟德试探地说。“不用还,不用还。”方某连连摆手。很快,方某的“投入”有所回报:2008年,其投资的台州某船业有限公司在临海东部区块内建造船厂,周孟德在道路、水电等方面给予协调关照。

  与周孟德同一命运的冯忠良,原是嘉兴市秀洲区规划与建设局建筑工程管理处副主任、建筑工程招标投标管理站站长。1980年工作至今,他从建筑工程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冯忠良的母亲今年68岁,妻子失业,女儿待业,身为家里顶梁柱的他,如今只能透过冰冷的铁窗遥望外面的世界。

  经秀洲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冯忠良非法收受或索取相关建筑施工、工程监理以及建筑材料生产企业人员贿赂,共计价值13万余元,另有205万元无法说明来源,分别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没收财产7万元。

  冯忠良深陷泥潭的过程,与爱打麻将不无关系。据调查,冯忠良打麻将连赌资都不用自己掏。2008年,嘉兴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陶某为得到他的关照,请他到当地一家棋牌室打麻将,打麻将前送给他现金2000元,冯忠良没有拒绝;2009年春节期间,陶某请他在老地方打麻将,又送上现金2000元;2010年春节前,陶某又来联络感情,请他在某大酒店棋牌室打牌,照例又是2000元……

  不久前,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政府网站首页挂出该县“竞争性选拔领导干部公告”,公开选拔8个职位,有财政局局长、科技局局长、妇联主席、长布镇镇长、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等。看过新闻的人都知道,上述8个岗位原来的干部因为“聚赌”全部被免职。6月16日晚,梅州警方根据群众实名举报,在五华县一家酒店成功打掉一个聚众赌博团伙,现场缴获赌资8.15万元。在场的赌徒就是该县政协副主席兼财政局局长朱汉军等8名官员。

百家乐

  表面来看,这只是一起普通的聚赌案件,但事实上却暗藏玄机。有媒体报道称,许多单位和个人在扶贫工作中会把扶贫资金划进五华县财政局的账号,朱汉军经常截留扶贫款要回扣,赌博实为利益输送。

  这正是官场赌博不同于一般赌博行为的地方。很多时候,官员聚赌,除却其本身好赌的因素,恐怕更深层次的需求是:赌桌上可以行贿、赌桌上可以拉关系、赌桌上可以获利……

  令人担忧的是,眼下“官赌”的形式多种多样:有的在办公室里小赌,有的在赌场“潇洒”,还有的利用网络玩起新型赌博。官员们赌博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内蒙古兴和县林业局官员上班时间聚众赌博被曝光,其中一名参赌官员解释说:“最近下乡工作很辛苦,玩牌凑个百八十块钱中午吃饭。”

  此前,有舟山群众曾向记者反映,当地个别机关中层干部和乡镇干部每到双休日就喜欢聚在一起打牌,有些企业老总纷纷加入,形成一个固定圈子。还有的干部甚至在白天上班赌博,百姓跑来办事却找不到人,怨声载道。

  目前看来,赌博实际上已成为行贿受贿的“暗道”,各种腐败的“华丽外衣”。一方面,某些企业和个人希望得到官员关照和政策倾斜,又不敢直接送钱,于是选择赌博这种看似隐蔽,官员又心安理得接受的方式。另一方面,某些官员总喜欢叫企业老总和大款一起玩两把,赌博是假,敛财是真。因此,官员嗜赌成瘾必然会加剧贪污、索贿等腐败行为,让权钱交易进一步“公开化”,严重损害政府形象和公信力,引发群众强烈不满。

  以景色秀美著称的云南丽江,最近因为一位“赌神局长”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丽江古城区园林绿化管理局原局长赵桂强因受贿一审获刑13年,检察机关指控其自2005年7月以来,收受贿赂50余万元,家中有160万元无法说清来源。对此,赵某上诉辩称,自己光打麻将就赢了30万元,财产来源没问题。

  新华网曾推出一项“如何看待官员参赌的危害”的廉政调查,结果显示,不少网友认为官员赌博是不正之风,违法乱纪、祸国殃民;22.67%的网友认为官员赌徒是对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危害。

  实际上,中纪委对“官赌”早有规定:凡是参与赌博的领导干部,要一律予以免职。各地也在不断采取各种措施禁止官员赌博,但为何官员赌博屡禁不止?

  有专家指出,官员聚赌不仅仅是官场的一股不良之风,更是目前的政府机构设置、选拔制度、监督机制等存在缺陷的具体体现。部分政府部门机构设置臃肿,岗位超编,工作效率低下,部分官员上班无所事事。同时,打击“官赌”的力度不够,由于官员自身参赌导致相关规定的执行不到位,而且没有形成相应的长效机制。这些漏洞如果不补上,长此以往,党政机关以及党政干部的形象和诚信,都会丧失贻尽。

  记者从检察机关了解到,官员通过赌博的方式收取钱财,较难认定为受贿犯罪,因为赌博有输有赢,而且时间跨度长、次数较多、涉及面广,核实起来难度比较大。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数额较小的,一般认定为非法所得,作违纪处理;数额较大的,一般认定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于是,在实际调查中,发现赌博的官员不少,但认定贿赂犯罪的却很少。

  “上级监督下级太远,同级监督同级太软,下级监督上级太难,组织监督时间太短,纪委监督为时太晚。”这首顺口溜被网友用来描绘官员赌博监督乏力的现状。面对这种情况,有关专家表示,遏制赌博带来的贪腐,不仅仅依靠内力,而应依靠强大的外力,将群众监督、舆论监督、社会监督等外部监督引入干部管理机制,对涉赌官员严惩不贷,官员才不敢轻易步入赌博的泥潭。

分享到:
版权所有@200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