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

2018-07-13 04:20:40  A+ A-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百家乐”取代了麻将牌、拉耗子、扎金花,成了北京最主要的赌博方式。近两周来,本市警方先后打掉的七八个赌窝全是百家乐赌场,甚至还发现了更为隐蔽的“网上百家乐”。昨天下午,记者走进石景山公安分局看守所,对警方刚刚擒获的一名“网上百家乐”的组织者进行了采访。

  说起网上的百家乐,就连办案民警也觉得新鲜。10月30日晚上,当他们冲进位于苹果园金顶山的一处平房内时,只见5个人正围在电脑前下注,明明输多赢少却还是劲头十足。民警只在现场起获了不到2000元赌资,因为参与赌博的几个人已经输得不剩多少钱了。据民警介绍,利用网络进行百家乐赌博的隐蔽性很强,不需要太大的场地,人员规模也比较小,而在民警赶来前,赌徒们只要从电脑中清除上网记录,警方就很难拿到证据。办案民警介绍说,“网上百家乐”近来颇有成风的趋势,而且网站大多都不在大陆,给打击带来了难度。民警按照组织者夏侯辉交代的网址,上网后找到了这处百家乐网站,这个网页实际上是供下载网络“百家乐”游戏用的,同时“上家儿”还在夏侯辉的二手电脑上安装了一套软件,这样夏侯辉这处赌场上的每一笔输赢“上家儿”都了如指掌,并会定期上门收钱。在进入游戏前,网络会让使用者输入用户名及密码等资料,而密码是每天变换的,“上家儿”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将密码告诉给夏侯辉。

  据了解,“网上百家乐”是近期来出现的赌博新形式。一般是“上家儿”为“下家儿”提供软件、密码等必须的资料。登陆游戏的密码每天都会换,“上家儿”每天都会派人告诉“下家儿”当天的新密码并取回前一天赢的钱,若是输了就把输的钱交给设局人,但这种情况几乎是没有的。赌局开始时,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让参赌人下注,下好注后,由设局人在网上相应筹码处点击。买定离手后,庄家开始发牌。9点最大,若是押和中了,钱就可以翻8倍。这一天下来,是输是赢,赢了多少,庄家那边都有详细的纪录。

  坐在预审室内的夏侯辉显得有些邋遢,他身上穿的西装和毛衣都很过时。因为嗜赌,这个中年人现在独自一人住着平房,除了上网赌博别无嗜好。可据石景山一位老居民说,15年前夏侯辉在当地绝对是个“人物”。

  这一点夏侯辉自己也承认,他不无自嘲地说:“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做生意了,算是比较早的一批生意人。起初开了几间小饭铺,后来做过服装、工程,可能挣了不少钱,回过头来想怎么也有百十来万吧。可我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就是好赌,钱随挣就随花了。当初跟着我干的几个人现在全发了,连现在一家有名的大商城的老板开店时还是跟我借的钱呢。”

  可现在的夏侯辉还欠着别人钱,连上大学的女儿也很少与他见面。开设网上赌场的一个多月中,他已经输了一两万元。对此他辩驳说:“我玩得小,没钱了嘛,要不然我早玩大的去了,也不至于这么10元、10元地下注了。”

  这个赌窝的组织者夏侯辉只有初中文化,对于电脑本来一窍不通,可当他听人介绍可以在网上玩“百家乐”时,赶紧买了一台二手电脑,请“上家儿”来安装了相应的软件,并专门在电脑桌面上设置了快捷方式,保证他通过最简单地操作就可以准确地上网下注。一个“电脑盲”就这样成了网上赌场的组织者。

百家乐

  很难想象,已经走到看守所里的夏侯辉头脑却十分清醒,他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组织者”:“我没组织赌博,来玩的都是街坊和朋友,我还直告诉他们玩这玩艺儿十赌九输,我自己就是没事了随便玩玩,可他们不听……我也怀疑网上这么玩程序会操纵输赢,可输了老还想翻本,老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规律。”事实上作为组织者,下注每累加到1万元,夏侯辉都可以得到100元的“抽头”钱。

  警方介绍说,不论是在网上还是在赌场中玩百家乐的赌徒,大多并不富裕,有些人的生活甚至相当拮据。但他们正如夏侯辉一样,输光了家产、输光了家庭、输光了前途,都无法让他们回心转意,他们不但是赌场的失败者,同样是生活中的失败者。(记者王远实习生张鑫):

分享到:
版权所有@2009-2017